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
您的位置:首页 > 法苑文艺 > 诗词随笔 > 正文

道上

2020-12-28 14:40:23   来源:

□茅震宇

“嘀嘀!”我见前方有辆越野车停在岔路口中央,把道堵住了,就按喇叭希望对方司机能让一下道。农村机耕路都只够一辆车经过,都得靠这种岔路口会车。

见对方车没动,我就下车观察,发现车内没人,估计车主进了路边的小店,就喊:“哪位师傅,麻烦动一下车。”

见没人出来,我就往小店去。

小店门内,一个光头壮汉正叼着香烟倚靠着门的里侧,站在那里看电视,还跟随电视里的剧情发出肆无忌惮的笑声。见我进来,壮汉瞥了一眼,把头扭向一边。

我问:“师傅,车是你的吧?请稍微往边上动一动,我好过去。”

壮汉喷了一口长长的烟,“我又没不让你过。你过呀……按按喇叭就该让你?你以为这是你的地盘?哼!”

我咽了咽口水:“你看你车这样,我过不去。”

壮汉面对门外,指了指路边庄稼地:“你从那里过好了。”

我皱了皱眉,为难地说:“师傅,路面跟田有半米落差,还有沟,怎么能下去?”

壮汉冷冷道:“不敢下去就是你自己的事,找我干吗?”

我说:“下去的话,底盘坏了,还会轧坏青苗呀。”

壮汉再次冷言:“底盘坏了关我什么事?青苗嘛,嘿嘿,我的地盘我作主。”说着,壮汉拍拍自己的胸脯。

壮汉的脖子上挂着根很粗的大金链子,一个张牙舞爪的龙头纹身从胸口露出。壮汉嘴里喷着浓烈的酒味,我想掩鼻又不敢,只是憋着气,并为难地看看店主,希望店主能帮着说句话。

这时,原本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妻子已不耐烦了,她也跑过来看,还举着手机拍视频。那壮汉见状马上瞪大眼睛冲我嚷:“怎么,你还想干什么?”说着他挺着胸朝我走过来。店主打圆场地对我说:“算了算了,你往后退退,稍微绕一点路吧。”说着他还朝我呶呶嘴,示意我快走。我会意地拉着妻子返身回到自己的车里。

妻子还气鼓鼓责问我:“他是谁呀?怎么不讲理呢?这道是他家的?”

我叹口气道:“你没闻到他满身酒气,又纹身,惹不起还躲不起吗?算了,我倒回去,走后面另外一条路,就一脚油门的事。”说着,把车挂上倒档,开始倒车。

妻子火了:“你这人怎么这样窝囊?遇事总是怕字当头。”

我边慢慢倒车,边安慰妻子:我说个故事,不久前网上看到的。一对年轻恋人在点心店吃馄饨,另一个男的端着馄饨经过时把汤洒到了女孩裙子上,那男的不仅没表示歉意,还怪女孩妨碍了他。女孩与对方吵起来,她男朋友则劝架拉她。女孩就怪男朋友:你不仅不帮我,还拉我干什么,没见过像你这么窝囊的男人。这刺激了男孩,他就与那男的争吵拉扯,没想到对方拔出把刀,对着他胸口就是一刀。男孩倒地后对女孩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:我还窝囊吗?

妻子沉默了一下,说:“一味忍让也就成了好人怕坏人、善人怕恶人,也等于怂恿了坏人的恶行。”

我只好说:“西方有句谚语:与其跟狗争辩,被它咬一口,倒不如让它先走。否则就算宰了它,也治不好你被咬的伤疤。”

妻子不再说话,只顾低头摆弄着手机,我以为自己已说服了她,就说:“这种人我们惹不起,总躲得起吧。相信总有一天,会遇到能治他的人。”

当日下午,我与妻子返程又路过岔路口,我特意把车停在路边小店门口,进店里买了两瓶水,然后与店主攀谈:“老板,上午把车停在路中间的那人,是村里的吧?”

店主认出了我,说:“是呀,就是道上的人。幸亏你走得快,要是再多说几句,他就动手了……不过,你要是不走,也有好戏看。”

我一惊:“是不是又与别人发生冲突了?”

店主:“不是。后来,警察来了,把他带走了。涉黑的事正在查他,还酒驾了……”

我坐回驾驶座,跟妻子说了刚从店主那儿听来的事,并感慨了一句:“这警察也神了,乡村道路上也来查?”

妻子笑笑,朝我晃晃手机:“喏,我在微警务上投诉的。这种人我们惹不起,但也不能听之任之。你说对吧?”

主办:中共福建省委政法委员会 承办:福建法治报社
网站编辑部电话:0591-87870376 投稿邮箱:fjcawcom@163.com 闽ICP备09060655号